当前位置:主页 > R素生活 >《促转专栏》解严前就被监控者:档案不论真伪,都应该要公开>内容

《促转专栏》解严前就被监控者:档案不论真伪,都应该要公开

2020-06-10 16:41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190)

《促转专栏》解严前就被监控者:档案不论真伪,都应该要公开

「我认为档案应该要公布。」

以「寒夜三部曲」闻名、写作逾 900 万字作家李乔花了一整个早上,看完部分属于自己的监控档案后,认为档案内容不论真伪,线民有无遮掩,都应该要公开,

上月 26 日,本会邀请李乔阅读情治机关替他所写的「日记」──因国家发展委员会档案管理局去(2018)年启动的「第六波政治档案徵集」,众多威权统治期间情治机关近身监控国民、蒐集隐私的纸本纪录于今年陆续移转。

《促转专栏》解严前就被监控者:档案不论真伪,都应该要公开

为完善规划这批档案后续对社会大众开放应用的方案,本会于今年五月启动「监控档案当事人阅览计画」,邀请档案的当事人阅读这些已经解密、但仍待完整整理后方公开的档案;受访者除了可提供资讯协助校正档案内容,以增进本会对于历史之了解,也会提供他们对于揭露个人隐私及威权统治的协力者(线民)身份的谘询意见,未来本会将参考这些意见对相关档案的开放应用进行规划。

今年获得行政院文化奖的李乔,虽然大半生在苗栗教书写作,却也曾经成为「国家的敌人」,长期受到监控。据促转会掌握的档案可知,李乔的监控记录横跨解严前、至西元 2000 年为止;尤其集中在他 1990 年代参与筹组「建国党」的动态。换言之,威权统治时期的政治侦防工作并未随着解除戒严、废止动员戡乱而中止;李乔本人、亲友,日常生活仍持续受到程度不一的窥探或骚扰。

不过,相较于政治工作者,李乔始终以「文学家」、「社会批判者」的身份自居。儘管李乔老师对于情治单位就自己参与活动、交往关係纪录错误之处颇有抱怨、甚至觉得有些「惭愧」:「(情治人员)搞不清楚、把我的身份提得太高了,写这些 fiction 根本是在害国、不是害我」;不过,最令李乔感到「愤慨」的,莫过于情治单位「误读」了自己的作品和思想。因此,在与他对谈、一同阅读档案的过程中,李乔不厌其烦、逐字逐句地澄清自己的思想体系和写作关怀。

曾经写过《告密者》的李乔回忆:过去曾因私下播放声乐家斯义桂的唱片,遭到同校邱教官警告;又或者,在他参与筹组「建国党」期间,几度遭到情治人员「监听」、「登门拜访」或「公然尾随」。对此,李乔始终认为「我平常这幺温和,除了写作之外也没有和外人来往,又怎幺会被监控呢?」,觉得情治单位监控自己是「浪费时间、浪费钱」的事。

而当档案揭露昔日的同事、或师专的同学居然是情治单位安插的「线民」时,也让陪同受访的李乔夫人李萧银娇女士感到相当惊讶、难过。相较李乔本人,对于几位「线民」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;她则可以清晰的记忆,虽然已经很久没有联繫,「大家曾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、常常一起出去玩」。因此,她也担心,一旦「线民」身份随档案公诸于世,可能让当事人(和他们的下一代)遭到侧目,坚称:「孩子是无辜的」。儘管李萧银娇并不知道对方的近况如何、也不(想)知道对方是怎幺成为情治单位的协力者,「他们(指线民)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,无论好或不好,他们自己会想」。相对地,李乔则十分支持公开「线民」的身份,因为

透过本会与李乔伉俪一同阅读档案、对谈的经验,促转会希望推动社会更加认识到,政治档案是台湾追求历史真相、和解共生不可或缺的拼图;而在档案之外,每一位档案当事人—无论是「被监控者」或是「协力者」的故事,都能提供台湾社会深刻、宝贵的经验。未来,促转会也将持续邀请不同身份的档案当事人阅读档案,期能使让威权统治期间「加害」与「受害」的形象更为立体、多元。

相关文章:

阅读自己30年前被监控日记 惊觉他们都是告密者《促转专栏》陈文成事件38週年,调查仍在进行⋯⋯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